《等待戈多》:一部毫不荒诞的荒诞派先锋

8月 25, 2022
ayxcom

然而就连“存在主义”的创始者,都不认同把自己的哲学思想称为是“存在主义”。

然而这个名字也不是这些“荒诞派”剧作家起的,所以贝克特认不认同自己的戏剧是“荒诞派”,可能也值得商榷。

Estragon,简称叫做Gogo(戈戈),二人是朋友,也是等待戈多的主角;

不过,如果有一个思考的起点,确实会让本剧中许多看起来意义不明的情节有趣起来;

男孩说自己从没见过迪迪和戈戈,但是昨天也有一个男孩前来说了同样的话,于是男孩说自己还有一个兄弟。

普佐求救,但是二人似乎想救他又拿不定主意,踌躇很久终于携手把他拉了起来。

他依然说戈多明天一定会来,依然说自己不认识戈戈和迪迪,依然说自己还有一个兄弟。

等待戈多就是等待上帝的救赎,当然,也可以引申为等待别的不论什么人的救赎。

因此只要给幸运儿戴上帽子,他就能表演“思想”,而一旦靴子不合脚,就难以前进。

我完全不赞同,因为假如一个角色在台词里就说了自己象征什么,那就失去了解读的意义。

不过进一步说,也可以象征着被西方文明所统治和消耗着的地球,以及世界上的所有资源和财富。

这个世界背负着自然给予人类的所有美好事物,但是我们对于它们毫无感激之情。

(更加讽刺的当然是基督教徒在吃饭之前,还会祷告感谢上帝赐予食物,然而正是这些上帝的信仰者对这个世界的馈赠大加掠夺)

他每天前来,但是既不救赎人类,又让人类怀抱着“戈多明天准来”的虚假的希望;

当然,实际上这部剧还有很多细节,我十分建议看看整部戏剧,大概也只有两个小时左右;

如果只读剧本本身,就失去了表演的很多趣味性和连贯性,会让人感觉非常不知所云。

但是如果带着一些思考去看这部剧,就会发现里面很多看起来毫无意义的废话,实际上都有很深的意义。

例如在提到耶稣和两个窃贼的时候,烦躁的戈戈听后问,两个窃贼最后到底被救了吗;

迪迪回答,他们都死了,但是《圣经》里说一个窃贼的灵魂得救了,没有下地狱。

然而迪迪又说,这件事明明有至少四个信徒目击,但是为什么只有一个信徒这样记载;

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他时,说“他具有新奇形式的小说、戏剧作品,使现代人从贫困的境地得到了振奋。”

这种诞生于绝望中的希望,孕育在虚无中的意义,或许已经成为了人类一切哲学思考的终点和归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