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变前夜:卢克雷齐娅联姻大炮公爵亨利八世登基请回伊拉斯谟

8月 8, 2022
ayxcom

史学家对于卢克雷齐娅的评价并不统一,因此有人说“没有比剧作家和小说家笔下的卢克雷齐娅更像真实的卢克雷齐娅”。她那充满传奇和争议的一生,因最后这次婚姻为她挽回了一些名声。

当南方佛罗伦萨文艺复兴运动刚刚拉开帷幕之际,也就是布鲁内莱斯基、吉贝尔蒂、多纳泰罗、马萨乔们在15世纪初开启这段黄金岁月时,在北方如今的捷克地区,扬·胡斯开始在布拉格传布对宗教改革的主张,他抨击整个教廷的腐败,呼吁没收教会财产、赎罪券。

1414年,胡斯被康斯坦茨宗教会议判有异端罪并处以火刑后,波西米亚地区爆发了长达15年的“胡斯战争”,直到1434年这场战乱才被平息。

此时在南方的佛罗伦萨,美第奇家族逐渐发展壮大,也正是在1434年,科西莫·美第奇建立僭主统治,成为佛罗伦萨的无冕之王。

意气风发的科西莫·美第奇定不会料到,这个家族的几位成员日后将从为教皇服务的银行家,变为让银行家为自己服务的教皇,他更不会料到的是:刚刚被扑灭的扬.胡斯宗教改革之火,将在一个世纪后熊熊燃烧,这把火也会烧到自己那些后人的之上。

经历过“阿维尼翁之囚”、“天主教大分裂”、“胡斯战争”之后,罗马教廷的历任教皇们痛定思痛,他们一方面试图将所有意大利的土地置于自己的宗主权之下,同时也都开始拥抱人文主义,并且展示出极高的艺术鉴赏品味。

他们的生活方式却更像世俗的君主——从各自家族的利益出发,任人唯亲、横征暴敛,罗马城中奢靡和的生活,预示着宗教改革的风暴即将到来。(有关内容,可参阅第五十五篇文章《神权与王权的交替:文艺复兴盛期的九位教皇,身世、派系和姻亲》)

1503年尤里乌斯二世(Julius II1503年10月31日—1513年2月21日 )上台后,个人作风虽然不像前任亚历山大六世那样离谱,但在花钱方面却毫不逊色。

他以利诱和武力巩固自己的统治,雇用瑞士卫队对梵蒂冈进行保护,并视察了教皇所辖领土。其任期的十年中,罗马教皇的政治权力达到了历史性的高峰,他也因此获得政治教皇,战神教皇的称谓。

与此同时,他也展示出自己对于艺术的热爱,广邀布拉曼特、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一类的顶级艺术家为其装饰梵蒂冈,并耗费巨资筹建宏伟的圣彼得大教堂。

当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们为梵蒂冈的宣传工作干得风生水起之际,一位来自北方尼德兰的学者正在罗马访学。

他对自诩注重文化建设的尤利乌斯二世极为鄙视,认为他是一个比异教徒还要异教徒的冒充基督徒,“尤里乌斯二世靠法国的帮助以利息借来金钱,通过贿赂获得了教皇的职位,他为此提高了税收,出卖教职、改铸了货币”,他还指出尤利乌斯二世为了征服各地君主,豢养大批军队,为了自己的私生子,占领了费拉拉公爵的领地。

这位学者所提到的费拉拉公爵,在此前介绍提香时我已经提到过他了。提香那幅著名的杰作《酒神巴库斯和阿里达德涅》就是为他而作。这位公爵——阿方索一世·德·埃斯特(Alfonso I dEste 1476—1534年),就是当时的欧洲名媛曼托瓦侯爵夫人伊莎贝拉.德.埃斯特的弟弟。

阿方索一世的妻子在1502年因为难产去世,请注意这个时间,这正是尤利乌斯二世登基的前一年,此时的教皇依然是波吉亚家族的亚历山大六世。阿方索一世在这一年娶了亚历山大六世的私生女、凯撒.波吉亚的妹妹——卢克雷齐娅·波吉亚(Lucrezia Borgia,1480-1519),成为这位风流女士的第三任丈夫。

至今,史学家对于卢克雷齐娅的评价并不统一,因此有人说“没有比剧作家和小说家笔下的卢克雷齐娅更像真实的卢克雷齐娅”。她那充满传奇和争议的一生,因最后这次婚姻为她挽回了一些名声。

此前,她与父亲和兄长凯撒.波吉亚一起组构了“完美的邪恶三位一体”,这段与费拉拉的联姻,本也是其父兄为扩张权势所设的一桩政治交易。为了通过这次联姻,亚历山大六世付出了一些代价,他给了卢克雷齐娅一大笔嫁妆,将费拉拉每年应向教皇进贡的款项消减了3/4(由原来的400减为100弗罗林),他还承诺可将费拉拉的公爵爵位永久授予阿方索及其继承者。

婚后不到两年,波吉亚家族的权势烟消云散。包括法王路易十二等人立即切断了与波吉亚家族的联系与资助。(有关这段往事,可参阅第五十四篇文章《罗马再度辉煌:波吉亚家族勾结路易十二,尤里乌斯二世登基迎盛世》)而此时的卢克雷齐娅依然有不少绯闻缠身,但她已经获得了费拉拉人的敬重。

阿方索一世与其姐伊莎贝拉一样,是一位重要的艺术资助人,他尤其偏爱鲁特琴,费拉拉也因此成为鲁特琴音乐编奏的重镇。卢克雷齐娅不仅能够帮助阿方索一世处理一些政务,还通过与艺术家、诗人、音乐家的交往,将费拉拉打造成一个充满人文底蕴的宫廷。

地处教皇国和威尼斯之间的费拉拉,成为双方都想争夺的一块肥肉。在双方纠集团伙打群架这段时间,伊莎贝拉与阿方索一世这俩姐弟,充分发挥自己的外交才华,让费拉拉——曼托瓦这组弱小的联盟依然保持着自己独立的尊严。

尤利乌斯二世上台后,先是将费拉拉降级为向自己进贡的教皇封地,1506年传来费拉拉意图谋反的消息,他老人家不顾大病初愈便带领队伍北上征讨。也就在这段征途中,他的手下在博洛尼亚发现了滞留于此的米开朗基罗,教皇原谅了从罗马跑路的老米,让他呆在博洛尼亚为自己铸造一尊铜像。

1508年2月,老米的青铜塑像终于被矗立起来。这年年底,尤利乌斯二世联合神罗、西班牙、英格兰等人在荷兰康布雷签署协议,组成“康布雷同盟”,这个同盟的初衷是要瓜分威尼斯,至少,也要夺回曾被威尼斯从罗马教廷占领的罗马涅各城,当时佛罗伦萨、米兰、费拉拉等都加入了这个联盟。

我们先来看一下威尼斯一方的情况。看过前面介绍威尼斯画派——从贝利尼到提香内容的朋友们,大概都要为威尼斯感叹一番了,这个国家也太不容易了!

当时与教皇尤利乌斯二世、法王路易十二、神罗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对标的,是1501年上任的威尼斯总督——列奥纳多.洛雷丹诺(Leonardo Loredano)。

直到这位总督于1521年去世前,威尼斯一直在与东边的奥斯曼土耳其陆陆续续地干仗(七次威土战争时间从1463持续至1718年),而且在1510年威尼斯还爆发了严重的瘟疫,提香的大师兄乔尔乔内就殒命于这场疫情。而雪上加霜的是,他还得应付来自西边的这个康布雷同盟。

康布雷同盟本来是教皇纠集团伙,气势汹汹地要拿下威尼斯的,但后来在1509年威尼斯快要被法国灭掉之际,又获得了尤利乌斯二和西班牙的和解。

老教皇反转的主要原因,是认为欧洲还需要威尼斯这个阻隔奥斯曼土耳其的屏障,于是他又开始联合威尼斯组建反法联盟。

列奥纳多.洛雷丹诺为威尼斯人尊称为“最称职的总督”,肯定得有两把刷子的。正是他斡旋与诸国之间,最终成功地消解了这个同盟,而且还将失去的帕多瓦、梅斯特、维罗纳、维琴察等地重新收复。

以上这段时期的乱仗,就是自豪华者洛伦佐去世、查理八世进军意大利之后,所谓意大利战争第三阶段的故事梗概。直到1515年,法国国王路易十二去世后,第三阶段才告一段落。

1513年2月尤利乌斯二世去世前不久,老米为他在博洛尼亚所作的铜像被人毁掉,将青铜拿去制作成了炮弹。

这尊大炮被放置在费拉拉城堡上,命名为“La Giulia”,意思是小茱莉亚,这对于好高骛远的老教皇真是一种绝妙的嘲讽(尤利乌斯二世原名为:Giuliano della Rovere)。

费拉拉当时因为有先进的铸造厂,以生产的大炮而著名。阿方索也因此获得了“大炮公爵”的称号,在提香为他所作的这幅肖像,特意让他站在大炮之前,暗示他在这方面功勋卓著。

因为有大炮垫底,在意大利战争的第三阶段,费拉拉似乎一直站在教皇的对立面,他时而充当进攻威尼斯的马前卒,时而又联合法国人或者神罗的皇帝对付教皇。

最终,1527年神罗查理五世手下的军队制造了“罗马之劫”,阿方索的大炮在罗马再一次大显神威,为意大利文艺复兴画上了一个句号。

上边我提到那位曾在罗马访学、对尤利乌斯二世发出了尖锐的批评声音的学者,他就是来自尼德兰的德西德里乌斯·伊拉斯谟(Desiderius Erasmus ,约1466—1536)。

1506年至1509年,伊拉斯谟在意大利进修神学,他不仅在这里掌握了希腊文,也在罗马体会了这个天主教心脏的种种腐败和虚伪。

1509年,当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在罗马干得热火朝天之际,英格兰的亨利七世去世,亨利八世在这年4月22日继承王位,他立即向年少时就倾慕的伊拉斯谟发出了邀请。

“最近我从意大利返回英格兰,归途只能在马背上度过,我不愿把光影虚掷在闲着和聊天上,而更乐意思考我们共同感兴趣的话题,要不就沉浸在对英格兰好友的回忆之中其乐融融,”伊拉斯谟回忆起离开永恒之城的那段旅途,显得心情很好。

抵达伦敦后,他住在好朋友——空想社会主义学者托马斯·莫尔家中。他结合旅途中的思考,用了七天时间完成了《愚人颂》(The Praise of Folly)。

伊拉斯谟在书中借希腊女神之口,不仅对所有的神学家和神职人员都进行了讽刺和嘲笑,而且还直接嘲弄了基督教信仰本身:“先算出人的灵魂会有多少时间在炼狱,接着通过活人向主教小贩购买的赎罪券的多少,来决定其在炼狱时间的长短,对于赞扬与维护这种赦免与赎罪的诈欺之举,我有什么好说的?”

更为讽刺的是,据说尤利乌斯二世的继任者——来自美第奇家族的教皇利奥十世,对这伊拉斯谟这本书非常欣赏。

伊拉斯谟那位著名的室友托马斯.莫尔在7年后,出版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本空想社会主义著作《乌托邦》,他也曾一度为亨利八世的重臣。而伊拉斯谟则在剑桥一边教授希腊文,一边开始了一项重要的工作,他决定重译由圣哲罗姆翻译的拉丁文版《圣经》。

虽然很多人竭力劝阻他不要去“动摇天主教的基础”,但他知难而进,从找到的古代希腊文本的手稿中,整理编辑出一个范本,再翻译成新拉丁文本的《圣经》。就在莫尔的《乌托邦》问世那年,这一版本的《新约全书》也在巴塞尔付印,称为此后16-19世纪各类现代语言翻译的母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