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新生代文学初露峥嵘

7月 20, 2022
ayxcom

在消费能力提升、社会责任感增强和图书市场开放等因素交互作用下,印度的新生代文学初现百花齐放之势。

在新德里一家购物广场中的奥姆书店,普拉宾·库玛尔已连续几年观察并揣摩顾客们的购书偏好:年轻人通常直奔爱情小说,“成熟”一点的人喜爱经典文学。但现在,一个全新的读者群出现了,他们青睐的是出自印度本土作家之手的故事。这位书商告诉英国《卫报》:“原创的惊悚和恐怖小说尤其好卖,几乎所有人都喜欢,包括绅士和淑女。”

新生代印度作家正在畅销书排行榜上攻城略地,挑战丹·布朗、汤姆·克兰西等国际大牌的地位,甚至影响了被认为“很适合当地人口味”的阿加莎·克里斯蒂作品的销量。

作为印度本土作家的代表,拉维·萨布拉玛尼安强调,“印度现代原创文学的时代仍没有完全到来,但它已经启动了,潜力非常巨大。”

部分惊悚小说的销量超过10万本,这在印度非同寻常——这个国家不小,买书的人却不多。此类作品通常由快节奏的情节组成,语言质朴,细节贴近现实,带有少许暴力成分,偶尔还有些在保守的当地人看来“描绘得相对详细”的场景。现在,它们被认为构成了印度图书业的新类别——夹杂在犯罪、银行、新闻、政治、战争的世界之间。

已经出了两本书的印度军事小说家莫古·代瓦说,以他的首部作品《水手》为代表,这些作品的风格往往是坚毅、快节奏的,书中的印度英雄总能战胜懦弱的外国对手。

代瓦16岁就离开了学校,当过兵的他承认,自己的作品中有点“沙文主义情结”。“我穿制服,流血,我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在其他作品中,代瓦描绘了困扰印度社会的腐败、贩卖人口和人体器官贸易。据透露,他最新的作品,“是一部非常黑暗的技术性恐怖小说”。

一些人将新生代原创小说的兴起归因于出版社更愿意在曾经闭塞的市场里冒险,另一些人则将其归因于亿万年轻的、有读写能力的印度公民逐渐能够买得起定价约1英镑的书。另外,这些作品也提供了某种正义感,在这个司法失灵、分化严重的国家里,能引起很多读者的共鸣。作为例证,不少作品是以深入调查腐败企业和政治家的记者为主人公。

今年1月,出版商兼作家纳米塔·戈黑尔策划了印度首届“犯罪小说写作节”。他说,犯罪小说能够触及当下最引人关注的事情。“它们以本土为背景,人物形象清晰可辨。其中描述的事件不可能发生在印度以外。无论具体情节如何编排,它们凸显的都是社会的症候。”

新生代小说的崛起,挑战了印度图书市场只卖经典作品、自助书和管理手册的观念。受此影响,印度传统神话、历史故事也通过现代文学得到重构,有关中产阶级青年日常经历的素材与日俱增,多方合力之下,慢慢改变了这个前景可期的经济大国的出版业生态。

新锐作家有意识地针对特定读者群,即“可以理解这类书的读者”。库普里特·雅达夫描绘了一名记者为调查一位律师之死而展开的冒险,意在打造能“反映今日年轻男性”的人物。

不过,印度读者对大团圆结局的钟爱始终未变。“如果宝莱坞电影让坏蛋胜出,肯定会把票房搞砸。很多印度人希望改变社会,这就意味着好人通常会成功。”萨布拉玛尼安强调。而在代瓦看来,这并非印度独有的现象,“无论杰克·瑞恩还是詹姆斯·邦德,好人最后总会赢。”

在消费能力提升、社会责任感增强和图书市场开放等因素交互作用下,印度的新生代文学初现百花齐放之势。

在新德里一家购物广场中的奥姆书店,普拉宾·库玛尔已连续几年观察并揣摩顾客们的购书偏好:年轻人通常直奔爱情小说,“成熟”一点的人喜爱经典文学。但现在,一个全新的读者群出现了,他们青睐的是出自印度本土作家之手的故事。这位书商告诉英国《卫报》:“原创的惊悚和恐怖小说尤其好卖,几乎所有人都喜欢,包括绅士和淑女。”

新生代印度作家正在畅销书排行榜上攻城略地,挑战丹·布朗、汤姆·克兰西等国际大牌的地位,甚至影响了被认为“很适合当地人口味”的阿加莎·克里斯蒂作品的销量。

作为印度本土作家的代表,拉维·萨布拉玛尼安强调,“印度现代原创文学的时代仍没有完全到来,但它已经启动了,潜力非常巨大。”

部分惊悚小说的销量超过10万本,这在印度非同寻常——这个国家不小,买书的人却不多。此类作品通常由快节奏的情节组成,语言质朴,细节贴近现实,带有少许暴力成分,偶尔还有些在保守的当地人看来“描绘得相对详细”的场景。现在,它们被认为构成了印度图书业的新类别——夹杂在犯罪、银行、新闻、政治、战争的世界之间。

已经出了两本书的印度军事小说家莫古·代瓦说,以他的首部作品《水手》为代表,这些作品的风格往往是坚毅、快节奏的,书中的印度英雄总能战胜懦弱的外国对手。

代瓦16岁就离开了学校,当过兵的他承认,自己的作品中有点“沙文主义情结”。“我穿制服,流血,我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在其他作品中,代瓦描绘了困扰印度社会的腐败、贩卖人口和人体器官贸易。据透露,他最新的作品,“是一部非常黑暗的技术性恐怖小说”。

一些人将新生代原创小说的兴起归因于出版社更愿意在曾经闭塞的市场里冒险,另一些人则将其归因于亿万年轻的、有读写能力的印度公民逐渐能够买得起定价约1英镑的书。另外,这些作品也提供了某种正义感,在这个司法失灵、分化严重的国家里,能引起很多读者的共鸣。作为例证,不少作品是以深入调查腐败企业和政治家的记者为主人公。

今年1月,出版商兼作家纳米塔·戈黑尔策划了印度首届“犯罪小说写作节”。他说,犯罪小说能够触及当下最引人关注的事情。“它们以本土为背景,人物形象清晰可辨。其中描述的事件不可能发生在印度以外。无论具体情节如何编排,它们凸显的都是社会的症候。”

新生代小说的崛起,挑战了印度图书市场只卖经典作品、自助书和管理手册的观念。受此影响,印度传统神话、历史故事也通过现代文学得到重构,有关中产阶级青年日常经历的素材与日俱增,多方合力之下,慢慢改变了这个前景可期的经济大国的出版业生态。

新锐作家有意识地针对特定读者群,即“可以理解这类书的读者”。库普里特·雅达夫描绘了一名记者为调查一位律师之死而展开的冒险,意在打造能“反映今日年轻男性”的人物。

不过,印度读者对大团圆结局的钟爱始终未变。“如果宝莱坞电影让坏蛋胜出,肯定会把票房搞砸。很多印度人希望改变社会,这就意味着好人通常会成功。”萨布拉玛尼安强调。而在代瓦看来,这并非印度独有的现象,“无论杰克·瑞恩还是詹姆斯·邦德,好人最后总会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