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德罗夫他改变了车臣

11月 7, 2022
ayxcom

俄罗斯是一个联邦制国家,它拥有170多个民族,83个联邦主体。这里面又有21个自治共和国,而车臣正是其中在国际舞台上最为闪耀,名气最大的一个。

这个土地面积狭小,民风彪悍的高加索小邦盛产石油和天然气,在经历了残酷的两次车臣战争后已经趋于安定。尽管车臣的高楼大厦越来越多,人民的收入大幅度增加,但在世人眼中,以车臣为首的高加索地区依然是全俄罗斯最保守的地带。

这里由普京忠实的支持者卡德罗夫家族管理,经过20多年的治理,卡德罗夫家族已经成为了事实上的“车臣王”。他们牢牢控制着车臣的经济,军事和行政,外人难以撼动。而卡德罗夫,无疑是改变了车臣。

卡德罗夫这个姓氏起源于车臣的库尔卡洛伊地区,他们是车臣的大家族之一。卡德罗夫家族世世代代都是车臣的高级知识分子,出过不少宗教学者,享有很高的威望。

和土耳其人,波斯人不一样的是,车臣人虽然也是,但他们既不是什叶派,也不是逊尼派,而是信奉苏菲派教团。这种教派崇尚神秘主义,甚至是苦修。

1952年出生在哈萨克斯坦的艾哈迈德·卡德罗夫正是一位苏菲派教法学家,也正是他,开启了卡德罗夫家族统治车臣的历史。1991年苏联解体后,各加盟国内部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民族主义运动,车臣也不例外。

前苏军少将焦哈尔·杜达耶夫在当年宣布脱离俄联邦,成立了所谓的“车臣伊奇克里亚共和国”,自任总统。他提拔了艾哈迈德·卡德罗夫担任车臣的穆夫提(最高官),让他成为了车臣的宗教领袖。

在随后爆发的第一次车臣战争中,老卡德罗夫号召车臣人抵抗俄罗斯军队,为战争出了不少力。1992年杜达耶夫被炸死后,老卡德罗夫还曾帮助杜达耶夫的继承人阿尔斯兰·马斯哈多夫当上了“车臣总统”。

他曾对马斯哈多夫寄予厚望,希望他稳定车臣的秩序,让这里恢复和平与安详。然而,马斯哈多夫当政后一步步向巴萨耶夫,拉杜耶夫等穷凶极恶的好战分子妥协。大批来自中东的雇佣军也进入了车臣,车臣人过着贫穷,充满暴力的生活。

作为苏菲派教士的老卡德罗夫最终与马斯哈多夫为首的车臣非法武装分道扬镳,他也因此被叛军追杀。

1999年,普京下达了发起第二次车臣战争的命令。老卡德罗夫响应了普京的号召,他率领一支民兵帮助俄军打击叛军,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稳定了后方秩序。经过三年多的激战,俄军终于将车臣叛军主力消灭,让他们只能打游击。

然而,老卡德罗夫只当了一年的总统便死于一场袭击。车臣叛军对他恨之入骨,认为他背叛了车臣人。于是借助2004年5月9日老卡德罗夫出席胜利日阅兵的机会,叛军头目巴萨耶夫让人把炸弹放到了老卡德罗夫的演讲台下,炸死了老卡德罗夫。

这次袭击让全世界都感到了紧张的气氛,老卡德罗夫的儿子拉姆赞·卡德罗夫也因此被普京推上了前台。

在高加索地区,一个人的宗族势力往往能决定他的社会地位。任何人都不可能脱离他的氏族和部落。

一个没有氏族,没有部落的本地人意味着“不受法律保护”。婚姻,战争,工作和复仇均离不开家族和部落的支持,若有人死于和另一个部族的冲突,那么他的所有亲属都应该为他复仇,这是高加索山民的通用法则。

卡德罗夫家族是车臣的名门望族,又因为老卡德罗夫死于匪徒巴萨耶夫的袭击,作为儿子的拉姆赞·卡德罗夫从一开始就被赋予了打击,为父亲雪耻的义务。

2004年老卡德罗夫被炸死的时候,小卡德罗夫还在千里之外的莫斯科。这一年,他刚刚从马哈奇卡拉大学毕业,普京总统第一时间召见了他,对他表达支持,将他提拔为车臣第一副总理。

事实证明,普京确实在扶持卡德罗夫(此后均为拉姆赞·卡德罗夫),而卡德罗夫也对普京忠心耿耿。在父亲死前,卡德罗夫就已经担任过父亲的助理和顾问,后来更是被老卡德罗夫提拔为内务部长助理,总统安全局负责人等重要职务。

谁都看得出来,卡德罗夫将来会接替他的父亲掌管车臣。普京当时被车臣的各种搅的焦头烂额,选择扶持年轻,忠诚的卡德罗夫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卡德罗夫在普京的支持下,一步一个脚印,终于在2007年子承父业,成为了车臣总统,并一直持续到今天。

在这期间,他做过车臣总理,安全部门负责人的职务。而当年杀害了老卡德罗夫的叛军头目巴萨耶夫也在2006年被击毙。卡德罗夫上台后,对残存的非法武装进行了严厉打击。

他配合俄联邦在北高加索的驻军,以及车臣的武装力量,重创了马斯哈多夫的继承人,叛军头目多库·乌马罗,最终在14年将他击毙。

在他执政期间,车臣的治安状况得到了极大改善,叛军残余势力已经大为削弱,只敢在俄罗斯境外活跃。车臣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乱哄哄,充满暴力的失落之地。

长达十几年的两次车臣战争曾让车臣付出了10万多人死亡的代价。如今,在卡德罗夫执政期间,车臣人已经过上了法制,现代化的生活,车臣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在高加索地区名列前茅,民众生活水平得到了提高。

以往遍布弹坑的土地上遍布蔬菜大棚,石油和冶金也得到了蓬勃发展,特殊的人文风情也迎来了大量的游客前来观光。相比整个俄罗斯,车臣的经济发展可以说活力十足。

从2007年卡德罗夫当总统以来,车臣的经济增长速度长年超过了俄联邦的经济增速,车臣的石油产量,钢铁产量和发电量增速都位居全俄前列,尤其是车臣的建筑业,在全俄具有重要地位。

如今,车臣的人均GDP达到了6200美元以上(19年数据),虽然还比不上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这些大城市,但也足以笑傲全俄了。

尽管车臣人的生活条件比90年代提高了很多,但车臣的发展依旧存在严重的阻碍。这其中很多都源自卡德罗夫家族的独断专行。

为了建设车臣的经济发展,也为了让卡德罗夫家族的执政更加稳固,向其它自治共和国怀柔。俄联邦政府向车臣地区提供了大量的财政援助,而这些资金正是卡德罗夫能够建设车臣,花钱让民众支持他的主要原因。

俄联邦每年都要为车臣提供数百亿卢布的财政援助,19年,车臣的财政收入超过了600亿卢布,而这其中80%的财政收入来源于俄联邦对资助。

车臣始终只是弹丸之地,但各项开销却如此巨大,要靠莫斯科源源不断的输血才能维持正常。这对于俄罗斯联邦和车臣未来的经济发展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车臣不仅在财政上需要俄联邦的援助,在天然气和电力方面也高度依赖莫斯科。因为实在是囊中羞涩,车臣一直没能偿还俄气公司和俄电公司的债务,目前已经欠了100多亿美元的天然气费用和3亿美元的电费。

俄气和俄电对拒不还钱的车臣没有办法,只能贴着窟窿补下去。莫斯科有很多官员希望车臣尽快还钱,但卡德罗夫时常以“车臣经济增速高,需要更多扶持”为由赖账。

俄前总理梅德韦杰夫曾在18年7月敲打卡德罗夫,要他尽快还钱。但卡德罗夫不为所动,反而哭穷,要求俄联邦免除车臣的债务。

卡德罗夫和许多前苏联国家的政客,寡头们一样,作风高调。他时常称自己为“高加索强人”,在车臣扶持自己的亲信。他组建了一支数量庞大的民兵部队,数量超过4000人,实际上就是自己的卫队。

加入这支队伍的人都必须发誓效忠总统普京和他自己。而为了供养这支私人卫队,卡德罗夫向车臣地区的企业加增了一笔税,每年可以得到7.4亿美元的“军费”。

卡德罗夫酷爱足球运动,他赞助了莫斯科和车臣本地的足球队。他喜欢动物,所以干脆在家里养了一只狮子。而为了满足自己贪图美色的生活,卡德罗夫甚至允许车臣男人娶四个妻子。

卡德罗夫的部下立即实践了他的想法。15年5月,47岁的卡德罗夫的爱将,车臣警察总长纳祖德·古奇戈夫在已有妻室的情况下,居然又娶了一位17岁的少女赫达·格伊拉比耶娃。一时间成为了俄罗斯百姓津津乐道的话题。

卡德罗夫对俄罗斯的人口状况很不满,他希望车臣人和俄罗斯人都多生孩子。在他执政期间,车臣的人口急剧上涨,达到了140万。而他自己也以身作则,生了10个孩子,还收养了2个孩子 。

人口上涨固然能减少老龄化压力,扩大市场规模,但却对车臣的财政增加了新的负担。

总而言之,卡德罗夫给车臣未来的经济发展埋下了不少“雷”。要想解决这些困难,还得花费更多的资源,而俄联邦目前的疲软状态很难持续为车臣输血。

卡德罗夫的政治主张偏向保守,和日里诺夫斯基有的一拼。他与普京之间的友谊非常牢固,是普京将他一步步提拔为车臣总统,也是普京屡次让车臣拿到了巨额的财政援助。

卡德罗夫毫不掩饰对普京的崇拜,他将普京称为“俄罗斯的巨人”,并公开表示,除了信仰,普京在他心中比俄联邦的法律都还重要。

从担任车臣总统,严厉打击车臣叛军开始,卡德罗夫就不大讨西方国家和俄罗斯反对派的喜欢。很多西方媒体相信卡德罗夫担任过普京的“打手”。

15年2月28日,俄前副总理涅姆佐夫在莫斯科市中心被人开枪打中了后背,当场身亡。这位被杀的涅姆佐夫生前是一位反对派政客。枪手很快被抓,他供认不讳来自车臣。

尽管莫斯科和车臣都否认与此相关,但依然有很多西方国家认为是卡德罗夫干掉了涅姆佐夫。不仅如此,西方还相信卡德罗夫在车臣修建了秘密监狱,关押那些被逮捕的俄罗斯同性恋者。

14年,克里米亚入俄后,俄罗斯遭到了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卡德罗夫也上了黑名单,被美国制裁。卡德罗夫不为所惧,他告诉媒体:“我们与克里米亚同在,决不能允许任何人欺负俄罗斯人。”

他称赞克里米亚入俄让当地居民重新回到了“俄罗斯大家庭”,让大家过上了好日子,并表示克里米亚日后一定会成为富庶的旅游中心。

乌克兰内战爆发后,卡德罗夫并没有闲着。他向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亲俄武装提供了援助,并派遣了士兵。这些车臣人和亲俄武装一起战斗,打败了乌克兰的军事征讨。

当15年普京出兵叙利亚之后,卡德罗夫也追随普京的脚步,允许车臣人前往叙利亚帮助巴沙尔·阿萨德参战。因为在叙利亚战场上出现了不少残余的车臣叛军,而向叙利亚派兵既可以打击残余叛军,也可以向普京表达自己的忠诚。

对于叙利亚局势,他公开表示,只有在美国,沙特,土耳其完全撤出叙利亚之后,叙利亚才能实现和平。

20年,当巴黎发生了车臣少年杀死法国教师的事情后,卡德罗夫站出来抨击马克龙“比还要糟糕100倍”。卡德罗夫从不缺乏勇气,在外交方面全力维护着俄联邦的利益,其强硬程度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乃至于普京总统如出一辙。

如果问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全俄支持率最高的地方在哪里,很多人肯定猜不到是在车臣。

在12年的俄罗斯总统选举中,有95%的车臣人选择支持普京。而在18年大选中,普京在车臣的支持率达到了了96%。这多亏了卡德罗夫长年累月的为普京宣传,让车臣人对同为强人的普京擂鼓助威。

提到车臣,很多人因为思维模式停留在车臣战争的故纸堆中,对车臣不了解。编造了“普京不在,车臣必乱”的说法,还将卡德罗夫称为“车臣的安禄山”。仔细分析不难发现,这些说法站不住脚。

卡德罗夫对普京的忠诚不必多言,卡德罗夫对俄联邦,对莫斯科的忠诚也是经得起检验的。在关乎俄罗斯核心利益的问题上,卡德罗夫总是和俄联邦保持一致的口径。

卡德罗夫很明白,他的地位,他的财富和私人卫队,乃至于车臣的经济发展都离不开俄联邦的扶持。离开俄联邦,车臣连公务员的薪水都发不起,车臣的民众也不会同意脱离俄联邦。他很清楚那些走错路的人只会成为下一个杜达耶夫,下一个巴萨耶夫。

至于“车臣安禄山”这种说法更是无稽之谈。卡德罗夫在车臣确实势力很大,但他没有背叛俄罗斯的打算。跟着俄联邦可以继续当总统,吃香喝辣,脱离俄联邦只能喝西北风,过穷日子。

如今,车臣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卡德罗夫依然是铁打不动的车臣总统。20年初,有媒体曾表示卡德罗夫会辞去车臣总统一职,转而担任北高加索联邦区全权代表,直接对俄罗斯总统负责。结果卡德罗夫否认了这种说法,看来他将会继续陪伴普京,活跃在车臣政坛上。

对于现在的车臣来说,要想进一步发展经济,就必须提高产能,减少对莫斯科的财政依赖,偿还贷款。卡德罗夫能不能克服困难,还是让时间慢慢检验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